首战告捷

2019-11-01 10:38

一九三九年新年的前一天,身为共产党特工的周乙和假扮他妻子的顾秋妍在火车站接头。周乙真正的妻子孙悦剑被组织派来成为新的联络人,她与周乙见面并告诉他近几日会有电台、药品运送到山上。

电影《忠奸人》取材于真实事件,讲述的是一个联邦探员在黑手党的卧底生涯。在《忠》片中,导演把大量的篇幅放到了对黑手党的描绘中,除了片中主人公道尼,联邦调查局在片中完全处于一种辅助的地位。

艾尔.帕西诺他饰演的莱佛蒂是一个黑手党的小人物,这个角色充满了一种悲剧色彩,为黑手党工作了30年,却一直没有上位的机会,他喋喋不休,总会重复说着他的功绩,他不够狠辣,不够绝情,这也决定了他会永远是个小角色。在另一方面他欠组织的钱,是因为儿子吸毒被迫借债,对于黑手党他早已经厌倦,留下的理由则是因为债务。对儿子他恨铁不成钢,那种又爱又恨的感觉在两个镜头中被艾尔.帕西诺诠释的淋漓尽致,一个是在圣诞夜,道尼来他家里作客,这时他儿子要出去吸毒,他抬起头看了儿子一眼,在看影片时,这个动作带给了我极大的震撼。在现实生活中,这个动作出现在很多的父母看着不成器的儿子出去胡混时情景中,帕西诺的演绎简直就是现实生活的一种展现。第二个镜头是在,莱佛蒂的儿子因为吸毒,被抬进手术室生死未卜,莱佛蒂在走廊的座椅中对着道尼失声痛哭,当时有一句话,他就在这个医院中出生,而我现在却要看着他进手术室,等着他生死的消息帕西诺把那种对于子女的爱,自然而又真挚的表现了出来。莱佛蒂对于道尼,更像是种长辈的寄托,可以说他把道尼当成了自己的儿子,各方面维护他,同时他又把道尼当成了自己的希望,他在他身上看到了希望的但已经无法实现的东西,对于道尼的器重,集中体现了他对于理想的一种寄托,对于这样一个人物,只能哀其不幸吧。莱佛蒂并不是阿尔.帕西诺最经典的作品,但他在片中表现得浓郁的悲剧情节,却能让人回味无穷。

这部电影最吸引人的是其中两位演员的个人魅力:约翰尼.德普,艾尔.帕西诺。约翰尼.德普在《忠》片中,饰演在黑手党的卧底道尼,这个角色给了演员很大的发挥空间,一方面是工作,一方面又要面临着妻子儿女的抱怨。回到家连女儿都懒得和他说话。与此同时,他又要冒着极大的风险,而调查局上司时常会给他更为危险的任务,面对着缺少支持的困境,道尼处在一种煎熬之中。在黑社会的圈子中,直接上司莱佛蒂对他极为器重信任,甚至把他当成自家人,而更高一层的老板桑尼也看好他,把他时时留在身边,对充满了悲剧色彩的莱佛蒂,他始终抱着一种愧疚的心理,在影片的最后,他坚持要把私吞的百万现金留给莱佛蒂,为他完成梦想,买一条船。纵观整部电影,道尼处在三种主要矛盾之中,这三种矛盾的激烈碰撞,使他的精神上的压力处在崩溃的边缘。

1945年初,国民党军统总部情报处的余则成接到重要任务,和上级吕宗方赴南京潜入汪伪政府,暗杀叛逃的李海丰。吕宗方初到南京便遭枪杀。余则成单枪匹马暗杀了李海丰,得到军统嘉奖。这时,共产党特使突然告诉他吕宗方的真实身份是地下党。更让余则成惊讶的是,深爱的女朋友左蓝也是共产党。根据吕宗方对余则成的评价,特使希望余加入地下党。

余则成无意中发现戴笠等人为私利而向日军泄露新四军情报,也彻底看清国民党失去民心的原因,加上左蓝的劝告,遂弃暗投明。党组织要求他留在军统,潜伏待命,代号峨眉峰. 余则成受命到军统天津特务站,站长吴敬中要求他把夫人接来。党组织给他派来了大方朴实、泼辣耿直的女游击队长翠平,让两人做起了假夫妻。练过功夫、枪法如神的翠平不适应吃西餐、打麻将的官太太生活,闹出不少笑话,多次强烈要求离开,二人在生活细节和性格上也冲突不断。 1946年1月,国共双方开始军调。余则成发现中共派来的军调人员中竟然有左蓝。余则成将军统在中共代表身边布下的监视特务名单交给左蓝,并公之于众,首战告捷。

负责运送药品的老汪在路上中弹被特务科的人抓获,另一人小董则驾马车往山里运送药品。特务头目高科长得到线索集结队伍来到孙悦剑住的旅馆,前来 报讯的顾秋妍截下了携电台回旅馆的孙悦剑。小董和运送药品的马车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劫持。顾秋妍不听周乙的命令将给山上的电报发了两遍,差点暴露。由于接 不到抗联电台的回复,顾秋妍心急如焚。她自作主张找到了丈夫的弟弟张平钧擅自行动,差点暴露身份。